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日本西班牙疫情復燃旅游業瑟瑟發抖

海外新闻 时间:2020-07-29 编辑:诚信在线 浏览:
第一輪全球疫情的暴發還沒徹底結束,第二輪疫情卻又在幾個國家有了卷土重來的架勢。這邊日本多地新增確診病例創下解除緊急事態宣言后的新高,那邊西班牙也因疫情的反彈而遭遇歐洲多國的入境限制,一時間,反彈的苗頭讓人心驚膽戰。巧的是,疫情反彈的背后

  第一輪全球疫情的暴發還沒徹底結束,第二輪疫情卻又在幾個國家有了卷土重來的架勢。這邊日本多地新增確診病例創下解除緊急事態宣言后的新高,那邊西班牙也因疫情的反彈而遭遇歐洲多國的入境限制,一時間,反彈的苗頭讓人心驚膽戰。巧的是,疫情反彈的背后,日本西班牙旅游業都岌岌可危,而更深層次的經濟問題,也是全球各國如今的痛點。

  管控再來

  剛從歐洲疫情“震中”中脫身不久,西班牙又再次被拖入深淵,在一系列的旅行限制之后,西班牙政府急忙出面滅火。當地時間26日,西班牙外交部長阿蘭查·岡薩雷斯·拉亞回應稱:“西班牙很安全,西班牙人也很安全,來西班牙的游客也很安全。”

  在這之前,西班牙已經有了再度被其他國家拉入“黑名單”的架勢了。當地時間25日,英國政府宣布,從西班牙本土、加那利群島和巴利阿裡群島返回英國的旅客都必須接受14天的隔離,該措施於當地時間26日0時起生效。英國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強調,如果不採取這樣的措施,那麼英國可能面臨第二波疫情暴發和再度封鎖的危險。

  在疫情面前吃過大虧的英國現在比任何國家都積極。拉布透露,他們24日收到西班牙的疫情數據,25日下午就進行了評估。英國的做法也有一定道理,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實時統計數據顯示,截至北京時間7月27日16時30分左右,西班牙累計確診新冠肺炎病例超過27萬。而在上周四和周五,西班牙單日新增病例均超過920人,是5月初解除全國封鎖令以來的最高紀錄,其中富裕的加泰羅尼亞地區疫情最為嚴重。

  不能在疫情這個問題上冒險,這是歐洲多國心照不宣的事情。比如挪威從26日起對自西班牙入境的旅客實行為期10天的隔離觀察。雖然德國政府尚未對來自西班牙的旅客採取限制措施,但也建議本國民眾不要前往巴利阿裡群島、納瓦拉、加泰羅尼亞和阿拉貢等地區。

  值得注意的是,歐洲並不是唯一一個出現反彈態勢的地區,在日本,情況同樣不妙。東京都政府官員26日表示,當地疫情正呈現出家人間傳播的傾向,且這一傾向正在增大。當天東京新增的239例確診病例中,有60%的感染途徑尚不明了。而自6月下旬以來,日本疫情已經出現明顯反彈。

  旅游沖擊

  反彈苗頭已起,但世界可能經不起再一次的全面暫停了。當地時間27日,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表示,目前不會再次發布緊急事態宣言。而在三天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表示,目前的狀況下,還沒有必要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但現在擺在日本面前的已經不僅僅是是否暫停的問題了,而是如何在安全的前提下最大程度地恢復經濟,可令外界意外的是,日本在這個節骨眼上,選擇了逆勢重啟旅游項目。當地時間7月22日,日本政府啟動旅游補貼項目“GoToTravel”,旨在鼓勵本國民眾國內游,提振消費情緒。

  日本時事通訊社稱,“GoToTravel”項目通過政府補貼的方式對日本國內旅游打折。旅行者住宿費的一半和全部單日旅行費享受政府補貼,單日往返可獲得最高1萬日元的補貼,多日游補貼上限為每人每晚2萬日元。起初,日本全國都在補貼對象范圍之內,但隨著疫情持續擴大,東京被排除在此次活動之外。

  雖然東京被排除在了鼓勵旅游的地方之外,但仍舊有人擔心,旅游計劃是否會加劇日本的疫情。《朝日新聞》在23日的報道中稱,“GoToTravel”項目雖然被期待為刺激旅游業復蘇的催化劑,但新冠肺炎病毒仍在擴散。對於全國各地從事旅游業的人來說,這是一個帶著不安和困惑的開始。

  與日本類似,西班牙也正為旅游業頭疼。岡薩雷斯在回應中便提到,西班牙政府將集中精力說服英國將本土以外的巴利阿裡群島和加那利群島從隔離名單中排除,需要補充的是,這兩地是西班牙受歡迎的旅游目的地。BBC指出,英國政府的這項決定將對西班牙航空業和旅游業造成嚴重打擊。2019年英國游客佔來訪西班牙的外國游客總數的20%以上。

  資深旅游專家王興斌稱,西班牙是世界著名的旅游大國,每年接待國際游客8000多萬人次,其中90%是歐洲游客,是歐洲最重要的消夏旅游目的地,國際旅游收入達800億歐元,居世界第二,旅游產業佔GDP的14%,旅游就業佔全國就業人口的16%,在此背景之下,疫情對西班牙的旅游業沖擊可想而知。

  “日本的旅游業也是一樣,每年接待國際游客近3000萬人次,年國際旅游收入350億美元,旅游業收入佔GDP的7%。日本想要推出旅游計劃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但這樣的做法非常冒險,能否保証安全就是考驗日本的最大問題。就目前看,在疫情的影響之下,整個世界的旅游業已經基本停滯了。”王興斌補充稱。

  經濟難題

  在旅游業這個問題上,日本和西班牙有了交集,而在這個交集的背后,則是所有受疫情沖擊的國家所焦灼的經濟問題。2008年,日本觀光廳正式成立,以觀光立國為目標,努力完善旅游相關的各項設施。在原計劃裡,2020年本是個重要的節點,此前日本政府期望在這一年實現4000萬訪日游客的目標,助力日本實現2%以上的GDP增長,但隨著奧運會的推遲、疫情的全球蔓延乃至日韓關系的惡化,這一目標變得越發不現實。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研究員劉軍紅表示,旅游計劃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內需不足,希望旅游能夠有所補充。雖然日本疫情出現反彈,但其形勢還不是特別嚴重,而過去日本經濟增長中所謂的入境消費對其經濟新增的拉動效果又比較明顯,在內部投資不行、消費基本恆定、個人支出總體又負增長的情況下,旅游計劃實際上看中的就是增量的部分。

  但就目前的情況看,日本此舉或許並不是頂風冒險。劉軍紅進一步解釋稱,旅游計劃也相當於一種彌補,疫情影響之下旅游業受沖擊最大,這個行業本身也很艱難,所以需要給予其一定的補貼,要保持其存活的能力,使其不會死亡。從這個角度上看,日本政府的這一政策也是合理的,畢竟餐飲、旅游相關的企業也是就業的主要托盤,總體上看旅游是支持內需比較有力的一部分,也是解決就業的主要力量,政策的傾斜也理所當然。

  對日本或者西班牙來說,旅游業明顯被賦予了不同的含義。但對於全球各個經濟體而言,困難卻是相同的。不久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還表示,在新冠疫情導致全球經濟活動前所未有地下滑后,全球經濟活動目前正在回升,但第二波疫情可能造成更多破壞。格奧爾基耶娃表示,控制疫情和減輕經濟沖擊行動的財政成本,推高了原本就已經很高的債務水准,但現在就開始撤掉必要的安全網還太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