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瑞典皇家科学院青年院士吴耀文:人才的流动性和创新型企业的数量影响科研成果转化率

探险 时间:2020-03-26 编辑:诚信在线 浏览:
吴耀文接受专访 大众网·海报新闻青岛6月10日讯 (记者 高忠业 王熠 毛道光 见习记者 刘晓)6月10日,在博鳌亚洲论坛全球健康大会上,瑞典皇家科学院青年院士吴耀文接受了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采访。他认为,在健康产业中,过去一段时间中国高校和研究所的

瑞典皇家科学院青年院士吴耀文:人才的流动性和创新型企业的数量影响科研成果转化率

吴耀文接受专访

  大众网·海报新闻青岛6月10日讯(记者 高忠业 王熠 毛道光 见习记者 刘晓)6月10日,在博鳌亚洲论坛全球健康大会上,瑞典皇家科学院青年院士吴耀文接受了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采访。他认为,在健康产业中,过去一段时间中国高校和研究所的一些成果停留在文章层面,跟产业化有点脱节,虽然这些年出台了很多激励措施去推动转化,但跟发达国家还存在一定差距,而这种差距主要体现在人才流动性创新型企业的数量上。
  吴耀文认为,欧洲健康行业的科研成果向市场高转化率的原因主要有两点:
  一是人才的流动比较频繁和顺畅,比如说有些教授原来在产业界,然后又回到学术界,或者从学术界去办产业,这一方面对市场比较清楚,另外一方面又对科研的进展比较了解,这样就容易牵起科研和市场的桥梁。
  二是创新型企业比较多,研发型的公司才能当好市场和高校等研究机构之间的桥梁,如果只是下游的生产厂商,跟高校的沟通可能不会很顺畅,只有企业自己有创新的需求时,才会主动去对接高校和科研院所。欧洲很多大型制药公司研发能力都特别强,所以特别需要从学术界了解到最新、最前沿的研究成果。
  在谈到如何让普通民众能够享受到科研成果带来的健康红利时,吴耀文表示,很多药物开发研制的周期比较长,确实有高额的成本需要在专利保护期内收回,同时需要高额利润去推动新药的研发,所以价格相对比较高,普通民众接受不了,就像《我不是药神》演的那样。现在,一方面国家可以扩大医保报销的范围,让更多的新药、特效药纳入医保报销的范畴,来降低百姓用药的成本;另一方面,一些针对特殊需求、市场受众不是很大的稀有药,可以交给一些类似高校等非盈利性的机构去开发,这样开发的成本不会投射到价格上去,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药物的价格。

【更多新闻,请下载"海报新闻"客户端或订阅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移动/联通/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106558000678/106597009】

瑞典皇家科学院青年院士吴耀文:人才的流动性和创新型企业的数量影响科研成果转化率

初审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