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婆媳不睦,患癌妻子起诉离婚,如何挽救这场婚姻危机?

婆媳 时间:2019-12-02 编辑:诚信在线 浏览:
深圳新闻网 讯(见圳客户端、深圳新闻网记者 王志明 通讯员 雷英孝 刘斌 )维系一段婚姻关系,不仅需要夫妻双方呵护,也需要其他家庭成员,尤其是婆媳之间的相互体谅。婆媳关系处理的好坏,也是影响夫妻间感情及婚姻质量的一个重大因素。 近日,南山法院西

深圳新闻网讯(见圳客户端、深圳新闻网记者 王志明 通讯员 雷英孝 刘斌)维系一段婚姻关系,不仅需要夫妻双方呵护,也需要其他家庭成员,尤其是婆媳之间的相互体谅。婆媳关系处理的好坏,也是影响夫妻间感情及婚姻质量的一个重大因素。

近日,南山法院西丽法庭就调解了一起因婆媳不和而起诉离婚的案件,经家事法官、家事调解员、心理评估疏导人员的合力疏导,最终夫妻二人重归于好,一场婚姻危机得到及时化解。

双方各执一词 事实真相迷雾重重

原告 D女士主张:自己与丈夫L先生结婚十七年,共同育有三个孩子。但是,多年来自己的小家却与公婆、丈夫的兄嫂及其子女同吃、同住,一起生活;同时,兄弟俩合伙做生意,家庭和经营开销混杂在一起,早已经是一本算不清的糊涂账。同在一个屋檐下相处,再亲近的人之间都免不了各种磕磕碰碰,更何况婆媳关系一直就是千载难题。每当公婆与自己发生矛盾时,D女士希望丈夫能出面维护自己和小家的利益,但丈夫不是指责D女士不懂事,就是干脆借酒消愁、大发脾气,D女士等到的往往是失望和悲痛。D女士为了年幼的孩子成长,也碍于传统观念的约束,只能忍气吞声、默默隐忍,但十几年来心里都憋着对丈夫和公婆的满腔怨气,长期有积怨。两年前自己查出身患乳腺癌,然而,在这段最痛苦也最需要亲人的关怀和温暧的癌症放疗、化疗期间,丈夫及公婆却不但不关怀包容,还对巨额的医疗费用开支常有怨言,令D女士心寒。为了更好地治疗、调养,“以求保命”,亦为了逃离这个冰冷、复杂的大家庭,D女士只有诉至法院。

被告 L先生辩称:其与妻子感情不错,结婚十几年来,一直互相包容、相互支持,同甘共苦。父母、兄嫂对其不管是生意经营,还是小家庭的照顾,都尽心尽力地支持,一家人齐心协力,才有今天的小康生活。妻子性格多疑,对其很不信任。两年前确诊为乳腺癌后,经过放疗、化疗等痛苦的治疗过程,身心受创,心理严重失衡,情绪时好时坏,妻子提出离婚是情绪失控,不能理智面对现实的冲动行为,虽然夫妻日常生活中时有琐事争吵,但双方仍有感情。如今三个孩子均未成年,父母、兄嫂为治疗妻子的疾病都倾囊相助,作为丈夫L先生理解,也愿意回应妻子的心理需求,今后会给予妻子更多的关心与温暧,来挽回和呵护这来之不易的婚姻和家庭。

法院用心调解 拨开迷雾促成和好协议

该案事关家庭人伦及癌症中晚期患者能否得到及时、有效救治问题。

承办法官收到该案后,经过对案情的分析研判,认为调解和好才是本案的最佳处理方式,遂第一时间委托家事调解员、心理评估疏导人员介入。

家事调解员接案后,于庭前积极联系双方当事人,了解其矛盾分歧所在,并组织调解。

经过多次电话联系和当面交流,调解员了解到,D女士起诉离婚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其想通过离婚诉讼的方式唤醒丈夫的理解、尊重和支持,让自己的小家庭与丈夫的原生家庭在生活上、经济上厘清界限,让丈夫回归小家庭成为真正的“丈夫”。L先生希望妻子能感受到他的情深义厚,同时也认识到自己在婚姻角色中没有尽到“丈夫”的义务,面对婆媳矛盾无从着手,只知逃避,导致父母过多插手干涉小家庭的生活,其愿意与妻子调解和好,担起真正的家庭重担。

心理评估疏导人员及时跟进,针对D女士、L先生各自的心理需求进行评估、疏导。该案经过庭前调解,虽未能调解成功,但已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矛盾化解也就找到了突破点。

经过庭审时的法庭调查、法庭辩论、当事人陈述和当庭调解,承办法官更加坚定本案应当能够调解和好,并立即委托家事调解员、心理评估疏导人员进行庭后调解及心理疏导。

当日,庭审结束已经是下午六点半,承办法官、家事调解员、心理评估疏导人员趁热打铁,加班加点继续做调解工作,从伦理、人情、家庭和孩子成长,以及D女士现实急需情感抚慰等多维度出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示之以利、明之以法”,共情双方感受,最终双方打开心结,达成和好协议,D女士、L先生签完和好协议时已近晚上九点半,一个濒临破碎的家庭得以挽回。

看到D女士、L先生夫妻两人从庭前见面时的剑拔弩张、情绪失控,到达成和好协议后的互相拥抱、携手而归,承办法官、家事调解员、心理评估疏导人员都倍感欣慰。

法官说法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和睦是社会和谐稳定的基础,也是儿童及青少年健康成长的沃土。《婚姻法》第四条规定:“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家庭成员间应当敬老爱幼,互相帮助,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家事案件庭前、庭中、庭后的全流程调解,为家事纠纷妥善化解,维护当事人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发挥了重要作用。

本案中,D女士身患乳腺癌,身心受创却依然坚持诉讼离婚,其核心动机并不是最初所称的“以求保命”,而在于其心理上有巨大抚慰需求,想通过诉讼来获取丈夫的积极回应。但L先生的表现却符合时下非常多见的“妈宝男”特征,其在心理上与父母并没有真正“断奶”,过度依赖,加上还牵扯大家庭共同经营生意,在情感上、经济上都存在严重的界限不清,成为离婚案件的高发诱因。

本案如果仅仅出于对弱势妇女的同情,站在D女士的立场一味批评L先生,则会加大其抵触心理,案件处理也难以达到良好效果。通过家事法官、家事调解员、心理评估疏导人员的“共情、陪伴、教育、疏导”,使夫妻双方特别是L先生认识到心理上独立成长的紧迫性、重要性,并愿意就家庭生活和经济支配作出积极改变,最终顺利解开妻子抑郁的心结,重归于好,案件处理达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家事案件往往掺杂了当事人及其身后各自亲友大量的复杂情感纠葛,在时间、精力、工作方式方法上对法官和其他司法辅助人员的要求更高,这就需要家事法官、家事调解员、心理评估疏导人员等通力协作、专业互补,才能更好地化解家事矛盾纠纷。

据统计,2019年以来,南山法院审结家事案件815宗,其中调撤结案551宗,家事案件调撤率达67.60%,发出人身保护令6份,对当事人进行心理咨询疏导50余件次,判后回访帮扶30余件次,通过家事法官、家事调解员、心理评估疏导人员共同调解和好离婚纠纷案件9宗,有效化解了一批矛盾尖锐的家事纠纷,促进了家庭和睦与社会和谐,达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