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最高人民法院12月4日公布婚姻家庭纠纷典型案例

婚姻 时间:2019-12-01 编辑:诚信在线 浏览:
“用公开促公正 建设核心价值”主题教育活动 婚姻家庭纠纷典型案例 目 录 1、于某某诉高某某离婚后财产纠纷案 2、王某诉江某离婚案 3、张某诉郭甲、郭乙、郭丙赡养纠纷案 4、博小某诉博某抚养费案 5、郭某诉焦某变更抚养关系案 6、麻某某诉麻晓某抚养费纠

“用公开促公正 建设核心价值”主题教育活动

婚姻家庭纠纷典型案例


目  录


1、于某某诉高某某离婚后财产纠纷

2、王某诉江某离婚案

3、张某诉郭甲、郭乙、郭丙赡养纠纷案

4、博小某诉博某抚养费案

5、郭某诉焦某变更抚养关系案

6、麻某某诉麻晓某抚养费纠纷案

7、李某诉孙某离婚后财产纠纷案

8、刘某诉刘甲、刘乙赡养费纠纷案

9、孙某某申请执行彭某某抚养费案

10、余某诉余某望抚养费纠纷案

11、贾某诉刘某赡养纠纷案

12、周某诉张某离婚后损害责任纠纷案

13、郭某起诉与吕某离婚案

14、韩某控告张某新遗弃案

15、刘某森诉李某梅离婚纠纷案

16、付小某诉付培强抚养费纠纷案

17、刘某某诉袁乙赡养纠纷

18、陈某琪与被告陈某明抚养费纠纷案

19、黎某某与被告资某祥等六人赡养纠纷案

20、陈某某与梁某某非婚生子女抚养纠纷案

21、何某某与蒋某某探望权纠纷案

22、翁某某故意伤害案

23、李某与杨某不当得利纠纷案

24、彭某某与李某某离婚纠纷案

25、杨某某诉汪某某变更抚养权案

26、王丽诉张伟同居析产一案

27、王鹏与徐丽丽彩礼返还案

28、孙丰杰与王玉萍离婚纠纷案

29、韩理诉杨延铭探望权纠纷

30、邢桂芝诉殷智刚占有物返还案

31、张某诉程某身体权纠纷案

32、刘平诉孔霄离婚纠纷案

33、陈长臻诉陈路程、徐磊、徐春艳赡养纠纷案

34、原告李泊霖、李宁诉被告李涛抚养费纠纷案

35、李某福诉李甲、李乙赡养费纠纷案

36、张某与蒋某婚姻家庭纠纷案

37、黄某某与张某某婚内扶养纠纷案

38、弟媳向“大伯子”索要儿子抚养费纠纷案案

39、原告汤某诉被告姜某离婚纠纷案

40、张老太与子女赡养纠纷案

41、朱绍昌诉朱正方、朱正德、朱立香赡养费纠纷案

42、冯某诉蔡某解除收养关系纠纷案

43、原告吕某诉被告许某离婚案

44、马某诉魏某子女抚养纠纷案

45、何某诉周某抚养纠纷案

46、吕发珍等二人诉李向有等四人赡养纠纷案

47、赵某与杨某离婚纠纷案

48、孙某某诉田某某离婚纠纷案

49、狄桂霞诉被告李志明、李志刚、李志强、李亚杰赡养纠纷案



一、于某某诉高某某离婚后财产纠纷案

(一)基本案情

于某某与高某某于2001年11月11日登记结婚,婚后于2003年9月生育一子高某。因感情不和,双方于2009年9月2日在法院调解离婚。双方离婚时对于共同共有的位于北京市某小区59号房屋未予以分割,而是通过协议约定该房屋所有权在高某某付清贷款后归双方之子高某所有。2013年1月,于某某起诉至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称:59号房屋贷款尚未还清,房屋产权亦未变更至高某名下,即还未实际赠与给高某,目前还处于于某某、高某某共有财产状态,故不计划再将该房屋属于自己的部分赠给高某,主张撤销之前的赠与行为,由法院依法分割59号房屋。

高某某则认为:离婚时双方已经将房屋协议赠与高某,正是因为于某某同意将房屋赠与高某,我才同意离婚协议中其他加重我义务的条款,例如在离婚后单独偿还夫妻共同债务4.5万元。我认为离婚已经对孩子造成巨大伤害,出于对未成年人的考虑,不应该支持于某某的诉讼请求。

(二)裁判结果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生效裁判认为: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均知悉59号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对于诉争房屋的处理,于某某与高某某早已达成约定,且该约定系双方在离婚时达成,即双方约定将59号房屋赠与其子是建立在双方夫妻身份关系解除的基础之上。在于某某与高某某离婚后,于某某不同意履行对诉争房屋的处理约定,并要求分割诉争房屋,其诉讼请求法律依据不足,亦有违诚信。故对于某某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4月24日作出(2013)东民初字第02551号民事判决:驳回于某某的诉讼请求。宣判后,于某某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7月11日作出(2013)二中民终字第09734号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典型意义

本案中双方争议的焦点是在离婚协议中约定将夫妻共同共有的房产赠与未成年子女,离婚后一方在赠与房产变更登记之前是否有权予以撤销。在离婚协议中双方将共同财产赠与未成年子女的约定与解除婚姻关系、子女抚养、共同财产分割、共同债务清偿、离婚损害赔偿等内容互为前提、互为结果,构成了一个整体,是“一揽子”的解决方案。如果允许一方反悔,那么男女双方离婚协议的“整体性”将被破坏。在婚姻关系已经解除且不可逆的情况下如果允许当事人对于财产部分反悔将助长先离婚再恶意占有财产之有违诚实信用的行为,也不利于保护未成年子女的权益。因此,在离婚后一方欲根据《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单方撤销赠与时亦应取得双方合意,在未征得作为共同共有人的另一方同意的情况下,无权单方撤销赠与。



二、王某诉江某离婚案

(一)基本案情

王某与江某系经人介绍相识并登记结婚,婚后无子女。由于双方相识时间短,相互了解较少,结婚较为仓促,感情基础薄弱。婚后由于江某酗酒,对原告有家庭暴力,经常因为生活琐事对原告拳脚相加。2009年,江某无缘无故将原告毒打一顿并致其离家出走。后王某提起离婚诉讼,要求判决: 1、解除双方的婚姻关系;2、江某给付精神损失费5万元;3、依法分割共同财产。该案诉讼费由江某承担。王某提供江某书写的协议书及相关证人证明在婚姻存续期间江某对其施加家庭暴力。

(二)裁判结果

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认为: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可向法院提起诉讼,如感情确已破裂,应当准予离婚。该案中,双方均同意离婚,表明双方感情已彻底破裂,故对王某要求离婚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准许。王某要求江某支付精神损害赔偿金的诉讼请求,因江某在婚姻存续期间,确实存在家庭暴力情形,法院予以支持,具体数额由法院依法予以酌定。为此,法院判决王某与江某离婚(财产分割略),并由江某支付王某精神损害赔偿金。

(三)典型意义

六种女人最喜欢玩暧昧

六种女人最喜欢玩暧昧

男人和女人的暧昧,是双向的,一个接受,一个情愿,有时候根本...[详细]

一夜情几率最高的7种男人

一夜情几率最高的7种男人

一夜情的主导者多为男性,什么样的男人容易发生一夜情呢?经过...[详细]